乐书屋 > 罪恶调查局 > 第三十四章 积翠园14号

第三十四章 积翠园14号

推荐阅读:寒门崛起万域之王终极斗罗超品巫师我的1979万古神帝太初放开那个女巫极品全能学生重生之最强剑神
  对于新人表现出的鄙视和不理解,雪姨进行了一番谆谆教诲。

  在大家栖身的小旅馆房间里,雪姨坐在床上,手捧着保温杯,如同小学班主任教育学生那样说道:“小燕儿啊,咱们可不是老拐子,而是送子观音。”

  赵小燕低下头忍住笑和想骂人的冲动,拐卖小孩的人贩子如果是送子观音的话,那她爹赵大头就是散财童子了,盗亦有道,每一个行当都会对自己的职业进行美化和辩护,正如赵大头经常说的那样,放高利贷和电话诈骗针对的都是傻逼中的傻逼,哪怕把人弄到家破人亡也毫无负罪感,谁让你傻逼呢,可是人贩子就不一样了,赵小燕小时候她爹还经常拿老拐子吓唬女儿呢,拐卖人家亲生骨肉,还有理了不成?

  雪姨继续说道:“咱们这一行自古有之,连红楼梦里都有记载哩,香菱知道不,金陵十二钗副册里的人物,那就是经咱们祖师爷的手卖到贾府里的,这不,命运发生了改变,成了富贵人家的小姐了不是?”

  赵小燕没看过后楼梦,没想到雪姨貌不惊人的,学识如此渊博,但也不敢轻视了。

  “咱么这一行叫送子观音也不是胡说八道的,你看,现在社会上那么多生不出小孩的,老了没人照顾多可怜啊,那些能生出孩子的,被拐走一个也没事,再生就是,再说咱们也不坑孩子,一般都是卖到南方富裕地区,给人家传宗接代,咱国家现在人口断崖式下跌,马上就要步入老龄化社会了,咱这也算为国家分忧解难,进行人口的再分配了。”

  三大爷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此刻将烟卷叼嘴里,腾出两只手来拍巴掌:“你雪姨姿势水平就是高,每天都看新闻联播学习的。”

  赵小燕很想骂娘,但是想到老爸的教诲,该孬种的时候要孬种,于是做心悦诚服状,说:“我懂了,咱这是做好事。”

  花姐倒是满不在乎,玩着手机不屑道:“啥做好事,就是个来钱的买卖,现在干啥不辛苦啊,干这个也苦着呢,弄不好逮进去就得判刑,最高死刑哩,让孩子家里人逮到更完蛋,不当场活活打死都是祖上积德。”

  雪姨一拍大腿:“是哩,这一行越来越难干,以前多容易,看谁家孩子在门口玩,直接抱了就走,直奔长途汽车站,等家里人发现,小孩已经到了邻县了,那时候满大街也没有摄像头,坐火车也不要实名登记,现在可毁了,所以咱们也得转型。”

  花姐的手机响了一声,紧跟着她说:“电白的下家催货了。”

  “是得抓点紧了,上家怎么说?”

  “说要先款。”

  “不见兔子哪能撒鹰,跟他说,要带证带把,不能低于六斤。”雪姨当机立断。

  花姐啪啪打了一行字发过去。

  ……

  公安局,二大队办公室,手机和电脑同步响起提示音,值班女警立刻坐到电脑前查看,高声报道:“买家发话了,带证带把,不低于六斤!”

  韩光凑过去,眼睛眯成一条缝:“这是要买什么货?带证是什么意思,带把又是什么意思,六斤是什么黑话?”

  薛老实说:“头儿,熊天兵当副院长之前,是管妇产科的,在卫校学的也是产科。”

  “这是要买孩子啊。”韩光冷笑一声,“回话,没问题,当面交易,我给他一个带出生证的男娃!”

  薛老实说:“头儿,这事儿一个人办不成,我感觉是窝案。”

  韩光说:“肯定的,而且这个同伙是熊天兵的熟人,关系好的老同学,排查一下,这个马上就能出来。”

  远在南泰县医院妇产科办公室里值班的张金凤忽然打了个喷嚏,这两天她的右眼皮总是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从熊天兵死后她就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怕事发。

  ……

  李晗很快查到了凯利夫妇的相关资料,用邮件发了过来,这案子发生在去年初,因为涉外而且性质极其恶劣,所以官方进行了消息封锁,舆论并未哗然。

  约翰.凯利是美国东部马塞诸塞州人士,活到现在应该有六十岁了,他的夫人比他小五岁,两人都是近江大学的外籍教师,也是虔诚的基督徒,德高望重,为人平和,喜欢捐钱,喜欢收养孤儿和流浪的小动物,住在近江大学的专家别墅里,也是在那地方遇害的。

  这案子已经破了,凶手是三个少年盲流,入室盗窃时被主人发现,残忍的用刀子杀害了凯利夫妇,都是一刀致命,家里的财物被洗劫一空,因为罪犯的特殊性,属于三无群体,即无身份证,无网络id,无银行卡,所以警方破案稍微费了些周折,最终还是在三个月后,于一千里外的某个县城网吧将罪犯抓获,目前三个杀人犯都已经判决完毕,全是死刑缓期执行。

  看完邮件,文讷感慨道:“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凯利夫妇这么善良的两个人,居然死在他们一直帮助的群体手中,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卢振宇说“不管怎么样,找到了小雨涵的养父母也是善事一桩,对得起凯利夫妇的泉下之灵了,我建议,送小雨涵回去,该继承的继承,该办的手续也要办,万一真的是美籍人士,咱们都不好随便处理的,得找美领馆。”

  胡萌眼睛一亮道:“卢老师,小文老师,我有个想法,这件事咱们做一个连载报道,不是很好的新闻么?离奇曲折又弘扬正能量。”

  卢振宇刚想说好,文讷却说:“我觉得不妥,这不是吃人血馒头么。”

  胡萌讪讪地不说话了。

  “先送到近江吧,那边是小雨涵的家,也有领事馆,明天就去。”卢振宇说。

  既然要先办小雨涵的事儿,南泰县医院的案子只能先放一放,卢振宇掏钱请大家吃饭,然后打包一份饭菜去了医院,探望还在住院的老爸。

  老爸恢复得不错,精气神很好,病房里暖气很足,墙角摆着一个花篮,老妈指着花篮说:“这是人家小李送的哦。”

  “哪个小李?”卢振宇纳闷道。

  “财政局的小李,来过咱家的,你还说人家对你没意思,我看意思挺足的,都来探望你爸了,小李是财政局的公务员,财政局那是机关单位,比报社这种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又强了一些,儿子啊,你可别挑花眼了……”

  “妈,你扯哪去了。”卢振宇不敢接茬,如坐针毡的待了一会儿就落荒而逃,临走前说自己明天要去近江出差,两三天才能回来。

  ……

  第二天,五菱宏光整装待发,卢振宇和文讷交替开车,胡萌陪着小雨涵在后面坐着,一路欢歌笑语,下午晚饭前抵达了近江,李晗做东,在丁海的小饭店招待大家,老朋友重逢开心无比,酒酣耳热之际,卢振宇提到了案子。

  他问李晗,法院为什么不判死刑呢,三个杀人犯罪大恶极,不杀难道养在监狱里一辈子,那都是纳税人的钱啊。

  李晗说:“首先呢,这三个人犯罪时候的年龄不满十八岁,其次,他们一直不承认人是他们杀的,高院对于死刑向来是慎之又慎的,宁可放过,也不能错杀。”

  文讷点点头道:“是啊,现在法治是进步了的,如果还是九十年代那样,陆傲天一个死刑是没跑的,对了,警方有什么看法,这案子有什么蹊跷之处么?”

  李晗说:“有是有,但不是很明显,我们市局的法医说,杀人手法很纯熟,不像是十六七岁的人应该具备的水平,少年犯杀人的案例有很多,基本上都是刺了几十刀那种,致命的部位倒是不多,人死是因为流血过多而死,而这一对美国人都是匕首一刀两刀解决,男的是左肾中刀,咽喉左侧中刀,割断了气管和颈部大动脉,女的就一刀割喉,跟杀鸡一样。”

  在座的都不寒而栗,丁海说:“吃菜吃菜,杀人越货的事儿就别在饭桌上说了。”

  “行,咱们明天再说,总之我看过案卷之后觉得挺可疑的。”李晗说。

  当晚,文讷胡萌和小雨涵住纺织宿舍,卢振宇在附近住快捷宾馆,第二天是周六,李晗休息,特地陪他们一起去看现场。

  凯利夫妇住的地方叫积翠园,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省里批款建造的外籍教授专家楼,都是一栋栋的小洋楼,但专家们只有居住权,没有所有权。约翰.凯利是1990年来中国的,那是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外籍人士尤其美籍专家是稀缺品,是能当回事宣传的,所以,约翰.凯利分到了专家楼,在中国开始长达近三十年的教育和生活,后来他把老婆也接来了,两口子陆续收养了三个中国孤儿,每逢中国有什么自然灾害,凯利先生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捐款,两口子在大学里人缘很好,没什么仇家,称得上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

  积翠园十四号楼,门口依然贴着封条,风吹雨打一年多,封条已经斑驳变色,门没锁,一推就开,凯利夫妇死后,这地儿成了凶宅,学校再分配也没人敢住,所以至今空着。

  时值冬季,积翠园里草木枯黄,14号别墅院子里更是枯草及腰,窗户玻璃许久没擦,脏兮兮一片,李晗推开门,客厅里保持原样,地上画着一个人形,看体型应该是凯利先生。

  小雨涵怯生生地看着这一切,忽然冲上楼去,众人紧随其后,在楼上朝南的小房间里找到了小女孩,她正抱着一个洋娃娃茫然的看着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

  (..net)
罪恶调查局最新章节http://www.leshuwu.cc/book/176730/,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罪恶调查局http://m.leshuwu.cc/book/176730/罪恶调查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罪恶调查局》版权归原作者骁骑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踏破星河重生之公子勿近我当摸金校尉那几年旁医左相大道修行者侠道行最强兵王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在白皇的樱花庄生活重生之天衍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乐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