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书屋 > 罪恶调查局 > 第二十三章 八方风雨会三院

第二十三章 八方风雨会三院

推荐阅读:寒门崛起万域之王终极斗罗超品巫师我的1979万古神帝太初放开那个女巫极品全能学生重生之最强剑神
  不知怎么的,看到文讷,卢振宇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刚才一个人在病房里的惊疑、焦虑、悲苦,现在都烟消云散了。

  不过文讷仍然大为诧异:“奇怪,你怎么那么快就能下地了?”

  卢振宇也不知怎么跟她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只是挠挠头,说道:“谁知道呢?本来打得也不重。”

  文讷还想问什么,但转了两下眼珠,还是把话咽回肚子里。

  她拎着手里的东西,一边踱着步子进病房,一边四下打量着,点点头:“嗯,条件呢,只能说还可以,不过在三院,这种病房就算不错的了。”

  卢振宇讪讪地看着她把一大包牛奶、饼干、蛋糕什么的拿出来,又拿个空矿泉水瓶接了半瓶水,把鲜花插进去,放在床头柜上。

  “嗯,”文讷拍拍手,满意地笑道,“这样看上去就可以了。起码能看出来是个人住在这里了。”

  看着文讷为自己买了这么多好吃的,还有一束花,又看着人家为了救自己沾得一身血污,卢振宇更是觉得很亏欠。

  他想好好表达一下谢意,但看着文讷,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笨嘴拙舌了,吭哧了半天,才憋出一句:“那什么,谢谢你了。”

  “那什么,谢谢你了……”文讷学着他的话,笑道,“你就这样谢你的救命恩人的?”

  卢振宇感觉脸上烧的很厉害,好在包了绷带纱布,看不出来,他讪讪地说道:“这次真的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救我,我可能得死在那里。”

  文讷打量了他几眼,哼哼笑道:“嗯,我看不见得。你这种皮糙肉厚的家伙,真让他们剁成八块,我看也死不了,我倒不怕你死在那里,我是怕待会儿120来了,肯定得把你和那些混子送到一个医院去,而且还得住一个科……呵呵,回头你没死在第一现场,死在第二现场了,那多冤哪。”

  “对了,”她似笑非笑地望着卢振宇,忍俊不禁的样子,“我看你跟他们一桌,那……你也进北泰晚报了?”

  “嗯,进了。”

  “什么部门?”

  “嗯,采编部。”

  “采编部啊,”文讷忍着笑问道,“跟谁?”

  卢振宇也笑了出来:“跟你爸。”

  文讷再也憋不住了,爆发出一阵大笑。卢振宇也感到欢乐无比,一起哈哈大笑,半个走廊都充斥着两个年轻人的笑声。

  “哎哟喂,”文讷半天才勉强收住笑,捂着嘴,“真好玩真好玩……”

  然后,没来由的,她抬手看了一下腕表。

  卢振宇注意到了她这个动作,虽然满心想让她再在这里陪自己一会儿的,但知道已经很晚了,人家也得回家。

  他装作满不在乎地说道:“哦,十点多了,赶紧回去吧,你一个女孩子,你父母该担心了……真的谢谢你了,还买了这么多东西……”

  文讷笑道:“我看表,是因为刚才把车子送到那边去清洗内饰了,待会儿还得过去取。大半夜的,我这一身血在外面逛也不合适,干脆就上来了。呵呵,我刚进来的时候,你吓得不轻吧?”

  卢振宇被她说破心思,很窘的挠挠头,笑道:“我把血沾到你车里了吧?不好意思……这么晚洗车场还开啊?”

  “最近城管查店外洗车,洗车场白天都不敢开了,只有晚上加班,减少点损失。”

  “哦!”

  说到这里,文讷突然有点感伤,坐在凳子上,看着自己的脚尖,说道:“你刚才让我快回去,说我女孩子,我爸妈会担心我……其实我知道,根本没人担心我,我就算死在外面,没有十天半月,他们都想不起来。”

  她突然抬起头来,问道:“你爸妈担心你了吧?给你打电话了吧?”

  卢振宇不知道她有着怎样畸形的家庭,也不知该如何插话,只得点点头:“是啊,我妈以为我还在应酬呢,打电话劝我少喝点。”

  文讷又低下头去,喃喃地说:“真好……”

  灯光下,她的眼中似乎闪烁着泪光。

  卢振宇呆呆地看着这个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的女孩,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哄她。

  文讷又抬手看了眼腕表,站起身来,笑道:“好啦,你好好养病,早日康复,到时候我爸有正经帮手,也省得整天给我派稿子了。好了,我走了,再见。”

  卢振宇感到一阵失落,脱口而出:“那你……”

  他想问“那你还来不来”的,刚出口就知道自己失态了。

  文讷突然笑得很邪恶,笑吟吟地说道:“那我什么?……对了,忘记告诉你,我是拉拉。”

  “哈?!”

  卢振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瞠目结舌地望着她。

  文讷面孔一板,一拱手,学着粗嗓门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江湖相见,自当杯酒言欢!兄台,你我就此别过!”

  说完强忍着笑,一扭头扬长而去,走廊上回荡着她咯咯的狂笑声。

  卢振宇一屁股坐在病床上,面如死灰:“她是拉拉?”

  ……

  刚进电梯,文讷的手机就响了。她从包里掏出来,一看是老爸的。她感到一阵暖心,抱着手机在心窝按了几秒钟,暗暗说道:老爸,你总算想起我来了。

  “喂,”她甜甜糯糯地撒娇道,“爸爸。”

  老爸张洪祥的声音传来:“丫头,这几天爸爸净瞎忙来着,没顾上管你,怎么样,没惹什么祸吧?”

  文讷眼珠一转,笑道:“老爸,你知道了?谁说的?是不是广告部的陈胖子?”

  张洪祥哼了一声,说道:“不是他还能是谁?丫眼睛让人封了一拳,现在在派出所呢,刚才打电话让我出面说话呢……这小子忒不是东西了,上来先说你出事了,差点没把我吓死……”

  “所以你就打电话来问我啦?”文讷知道老爸牵挂自己,越发的开心了,嗲嗲地笑道,“那老爸你也太不讲究了,陈胖子让打了,你撒手不管就算了,你的爱徒快让打死了,你怎么也撒手不管呢?”

  电话对面一愣,好几秒没说话,然后张洪祥疑惑的声音:“我的爱徒?谁啊?”

  文讷笑道:“卢振宇呗。”

  “你说什么?”张洪祥大惊失色,“你说卢振宇也被他们打了?卢振宇也跟他们在一起?”

  “怎么,爸爸你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快说!怎么回事?”

  文讷从电梯里出来,一边往外走,一边简单地把今晚的事说了一遍,怎么打起来的,自己怎么仗义出手,击退流氓,怎么沾了一身血、开车送卢振宇去医院的,而且还是避开了一院,专门送到三院……

  “好!”张洪祥在电话里击节赞道,“今晚这事干得漂亮!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剑胆琴心,是我张洪祥的丫头!”

  文讷被老爸夸得一身鸡皮疙瘩,嘻嘻笑道:“老爸,醒醒,醒醒!你的大徒弟被人家打得躺进医院了,你看这事怎么办吧。”

  张洪祥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啊!我今天刚收的小老弟,就被打进医院了。没个说法,今后还有谁愿意跟我张某人来往?好了丫头,你回家吧,这事儿你不用管了。”

  文讷挂上电话,哑然失笑:小老弟?那我喊他什么?

  ……

  第二天早上,卢振宇又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扯谎说自己和同事们玩了一夜,这会儿刚睡了一会儿,中午就回去。

  他已经偷偷掀开纱布看过了,所谓的“伤口”连影子都没有了,他百思不得其解,一个直觉告诉他,不能再在这呆下去了,回头护士来换药,一旦发现异常,再把自己当骗子,那多难看?

  而且,卢振宇已经隐约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着某种奇怪的特点,就是伤口好的特别快,上次被“打死”扔到江里,不也是这样吗?万一自己被当成怪物,拿去研究怎么办?到时候再来个解剖……

  卢振宇想到这儿觉得真不能再等了,等护士查过房,送来了早饭,他三两口吃完了,然后看了下走廊上无人,就准备拆纱布,开溜。

  ……

  这时候,走廊上传来了一大群人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卢振宇一惊,难道是老五老六的同伙找过来报复了?

  他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抄起一个医院的玻璃杯,准备应战。

  病房门被推开了,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出现在门口,往里看了看,问道:“请问,卢振宇是在这儿吗?”

  卢振宇认出来了,这是采编部的一个同事,自己包着脸,怪不得人家认不出来。

  他赶紧说道:“我就是。”

  那个男的亲热地一笑,点点头,然后侧过身来,恭敬地说道:“就是这儿。”

  一个白发苍苍、衬衫笔挺的胖子出现在门口,竟然是石总编!

  石总编快步进来,表情沉痛地说道:“哎呀,小卢……快躺下快躺下,不用起来……”

  他身后呼啦啦进来了五六个人,几乎都是采编部有名有姓的记者,有的提着花篮,有的提着营养品,还有两个直接举着大单反,进来之后也不打招呼,直接找位置,调焦距,对着病床上木乃伊一般的卢振宇一通狂拍。

  石总编坐在病床边,抓着卢振宇的手,嘘寒问暖,询问伤情,询问当时的情况,神情时而悲愤,时而关切。

  卢振宇没想到突然整出这么大的阵仗,自己一个刚进报社几天的小实习生,在夜市上打了一架,然后居然能惊动总编,带着大队人马来看望,这下想跑也不能跑了。

  既然有人来给自己做主,卢振宇也毫不客气,装的很虚弱的样子,把夜市上那群城管流氓的劣迹添油加醋一通渲染,那些人进来怎么见人就打,怎么一脚把报社重要客户索总踹倒在地,怎么殴打陈主任,然后怎么对索总强制猥亵,然后怎么开始对自己惨无人道的群殴……

  一直说到最后,几个少数民族兄弟实在看不过去,见义勇为,仗义出手,再加上偶遇张老师的女儿,她才有机会把自己架出去,送到医院……

  一番说下来,病房里是一片义愤填膺,人人咬牙切齿,石总编也一脸激愤,拍着卢振宇的手,让他安心养伤,向他保证,一定要相信报社,社里不会让自己的同志流血又流泪的,北泰晚报作为一家有良心的媒体,一定会竭尽全力和那些不法分子斗争到底,为维护江北的社会治安和市民安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

  正说着呢,病房门又开了,一个气质端庄的女子走了进来,提着个资料袋,后面两个身穿马甲牛仔裤、扎着辫子的男人也挤了进来,一个人提着大型摄像机,另一个扛着三脚架。

  病房里的人都是一愣,这女的不正是江北电视台的当红记者兼主持人——路晨吗?

  路晨首先发现了石总编,赶紧跑过去,伸出双手跟石总编握手:“石老您好!石老这么巧,您也在这里啊!”

  石总编呵呵笑道:“小萧,你这话说的,我们社里的记者被打,我这个当总编的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啊?哈哈哈……”

  大家都笑起来了,病房里的气氛变得一团融洽,大家都是宣传系统的,除了主持人萧路晨名气最大之外,其他人也大多彼此认得,电视台的人和报社的人已经开始相互打招呼、寒暄了,之前没见过的,也在别人的介绍下互相握手、递名片,一时间,病房里几乎成了个社交场所。

  ……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又开了,先是两个女秘书模样的人进来探了一下头,然后又是恭敬地侧身站到两边,轻声说道:“胡总,就是这里。”

  紧接着,一个西装笔挺、四十多岁、浓眉大眼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口,双目炯炯有神,把房间扫了一遍。

  房间里一下静了下来,众人都望着门口,除了卢振宇傻傻不认得之外,其他人都意外的不得了。

  ——这是江北市报业集团的副总,胡国良啊!

  江北报业集团下辖三家大报:《江北日报》、《江北晨报》、《北泰晚报》,胡老总在江北也是属于那种跺一下脚,地面动三动的人物,下辖一家报纸的一个小实习生被打,总编来看看还在情理之中,报业集团老总居然能亲自探望?

  夸张点说,这就跟京东快递小哥被打,然后刘强东亲自到病房里探望的感觉差不多!

  这时候,屋里坐着的人都站起来了,石总编也站起来了,笑呵呵的迎过去握手:“胡总,怎么把您的大驾也给惊来了?”

  胡总笑呵呵地跟石总编握握手,然后揽着他肩膀,低声说了几句,石总编点点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然后,胡总跟屋里的媒体同行们微笑招招手,点点头,算是还了礼,然后走到病床前,石总编赶紧过去,跟卢振宇介绍道:“小卢,这是咱们报业集团的胡总。”

  卢振宇也是惊诧不已,他也知道自己有多大分量,总编能来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集团老总居然都出面了?

  胡总并没有立刻坐下嘘寒问暖,而是转过身去,笑道:“张老师,你这个弟子果然是好样的!名师出高徒,自古如此。”

  大家也都跟着转身望去,都是一愣。

  只见张洪祥穿着个红马甲,抱着个大单反相机,伸着手臂,大大咧咧指挥道:“老胡你坐下,对对,就坐在床边,小卢,你挨胡总近一点……好好,我给你们来一张。”

  欢声笑语穿透墙壁,在空中回荡,消失在医院墙外的马路上,一辆保时捷卡宴大喇喇停在路边,车上下来六个刺龙画虎的江湖人士。

  (..net)
罪恶调查局最新章节http://www.leshuwu.cc/book/176730/,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罪恶调查局http://m.leshuwu.cc/book/176730/罪恶调查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罪恶调查局》版权归原作者骁骑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卜筑龙飞大地吾欲成凰凡尘一剑都市逍遥邪医从此远方无归期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人神演义冥婚霸宠: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御前护卫花冲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乐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