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书屋 > 罪恶调查局 > 第二十一章 杠上了

第二十一章 杠上了

推荐阅读:寒门崛起万域之王终极斗罗超品巫师我的1979万古神帝太初放开那个女巫极品全能学生重生之最强剑神
  三院大门外,龟缩着一辆车顶扛着高音喇叭的无牌面包车,驾驶室里,军哥抽着烟,紧盯着急诊大楼入口附近的红色牧马人。

  老五他们闹得太大了,连在外围等候捷报的军哥都惊动了,他跑进来正看见文讷站在凳子上指挥一群新疆人狂揍自己的部下,把军哥惊得没敢出头,他手下精锐尽出,暂时也喊不来增员,只能紧盯着文讷的动向,查查这女孩的来历,方便以后找回场子。

  老五老六那都是自己的爱将,赤胆忠心,冲锋陷阵,今天几乎让人家废了,这个仇如果不报,往私里说,今后还有谁愿意跟自己当打手?往公里说,今后碑楼办事处的执法工作还怎么开展?自己的仕途还怎么往前走?

  所以,军哥一路跟踪着,最后跟到了医院门口,他有点做贼心虚没敢把车开进去,下车走进医院,把牧马人的车牌拍下来,发给自己派出所的朋友,委托对方查一下车主的资料。

  等回信的时候,军哥焦躁地点了一支烟,围着牧马人转了两圈,看到里面沾了不少血,挡风玻璃上也沾了不少血水,被擦得花里胡哨的,看来那小子伤的不轻。

  过了一会儿,朋友回信了,告诉他,车主信息没有多少实质内容,车主名叫古文讷,性别女,民族是塔吉克,籍贯是新疆某塔吉克族自治县,登记职业为自由职业者,登记现居住地为江东省近江市鼓楼区御井南巷纺织宿舍。

  派出所的朋友很谨慎,只是提供了这些信息,并没帮着他分析,而且建议他再找其他渠道多查查,毕竟能开得起牧马人的不是穷老百姓,惹着个硬茬子就不好办了。

  军哥在社会上混了多少年了,这些信息在他这里一综合,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分明就是一帮跑到东部大城市开饭店的新疆人,现在干大了,买辆四五十万的越野车,还是特张扬那种,满足一下暴发户的虚荣心,真牛逼的话,怎么不在省城买豪宅?住什么纺织宿舍?

  这种人搁二十年前就属于盲流,现在不过是有俩钱的盲流罢了。这个社会不是有钱就行的,还得有背景有关系,一帮新疆人,在内地能有什么关系,仗着民族政策护身罢了。

  想到这里,军哥信心满满,感觉又原地满血复活了,复仇的火焰在胸中熊熊燃烧,扭头就往院外走,一边掏出手机拨号,开始组织大反击,有仇不过夜,是军哥从小说里看来的一句话,被他奉为做人的宗旨。

  刚走出医院大门,傻眼了,一辆清障车正在拖自己的面包车,旁边站着个小交警,正在煞有介事地指挥,一边拿着对讲机报告:“对,对,是城管的车,正在拖走……不,不用贴条子,上边交代了,现在只要是城管的车违停,不贴条子,直接拖走……”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军哥这会儿正忙大事,没精力跟交警怼,赶紧跑过去,赔笑脸说好话,请警官同志高抬贵手,然后又递烟,递名片。

  小交警挡了香烟,接过名片一看,碑楼办事处城管科科长,眼神一下就变了,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急诊大楼,然后笑眯眯的问道:“哦,碑楼啊,夜市也是你们辖区吧?”

  江北有好多夜市,但最大最早的,就是碑楼夜市,一般单说“夜市”的话,那就是约定俗成,指的就是那个最大的夜市。

  军哥一看对方有笑脸了,心说有门,也笑道:“是啊,夜市归我们管,这不刚在那边执法完,过来看个人,不小心停了一下,实在不好意思……没说的兄弟,今后要在夜市那边有什么事的话,你就直接……”

  “哦,刚执法完是吧……”

  小交警的脸“刷”地拉下来了,也不理他,转脸对拖车一挥手,威风凛凛地大喝道:“拖走!”

  “哎……你……”

  军哥懵逼了,询问缘由,小交警一指头上的一块牌子,公事公办地呵斥道:“看不见吗!急救通道,严禁停车,违者拖走!这事我也没办法,你找交警大队去说吧,要不然就走流程,带着钱和本子,到停车场取车。”

  军哥心说合着你玩我的啊?再说我就算违停了,也没堵着急救通道啊!

  他憋着一肚子火,这会儿也忍无可忍了,指着头顶上的牌子,吼道:“这牌子什么时候装上的?城市立杆上不能随意加装附着物你们不知道吗?城管局批准了吗?办事处备案了吗?路灯管理处同意了吗?我操,给脸不要脸是吧!”

  一边说着,一边撸胳膊挽袖子往前走了一步。

  小交警吓了一跳,他听老前辈们说过城管群殴交警,还没见过,难道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吗?

  他紧张得不行,退后一步,一下把肩上的执法记录仪打开,右手按着腰间的警用喷雾,大喝一声:“干什么!想袭警吗?奉劝你不要以身试法!”

  军哥一愣,骂了一句:“行,算你狠,车我不要了。”

  然后他掏出手机,开始喊人:“喂!强子!你找两个人,穿上衣服,过来执法!……不是,不是掀摊子,是拆除违法广告牌!对,带上工具!三院门口,交警新弄了个宣传牌,属于未经批准的立杆附着物!赶紧过来,我就在这等着。”

  小交警本来吓了一跳,以为他打电话喊人揍自己呢,闹半天是来拆牌子,愿意拆就拆吧,随便,闹大才好,那就是上头的事了,跟自己没关系了。

  他冷笑一声,跨上摩托,跟着清障车走了。

  军哥的手机又响了,他一看来电,是徐晓慧的,赶紧稳定了一下情绪,按了接听键,用尽量磁性的声音微笑道:“喂,晓慧。”

  晓慧那边压低着嗓子,都带着哭腔了:“马军然!你到底想干什么!”

  “晓慧,不是你让我……”

  “我让你打人了吗?我就是让你派城管来查一下,弄得吃不成饭就行了,你派了一群什么人啊!黑社会啊!”

  “不是,”军哥耐着性子解释道,“晓慧你听我说,这个点了,队员都下班了,你发话了我又不能不办,我只有找一些社会上的朋友……”

  徐晓慧那边发飙了:“社会上的朋友?黑社会上的朋友吧?见人就打,你知道他们把谁打了吗?索总!我们元朗广告的老总!还有,卢振宇快让你们打死了你知道吗?他要是死了,要是死了,呜呜呜……”

  一想到可能出人命,她说话声音都打颤了,又想到卢振宇平时对自己的好,她直接哭了出来。

  军哥赶紧哄道:“没事没事,他死不了,这样的我见多了,比那打得更厉害的最后也都没啥事。”

  徐晓慧止住哭声,咬牙切齿说道:“行,马军然,我还没看出来你是个黑社会!我是清白人家的孩子,绝对不能跟黑社会结婚谈对象!我现在正式告诉你一声:咱俩散了!拜拜!”

  “啪”,电话挂了。

  “我操!”

  军哥气得一个转身大鞭腿,踹在路灯杆子上,破口大骂道:“妈个x!拿我当擦腚纸啊,用完就扔!还清白人家,你爹不也是干城管的么,还是副局长呢,妈的,破广告公司当前台的,牛逼什么啊!散就散!”

  ……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那个白衣少女从急诊大楼里走出来了,上了红色牧马人,亮着大灯开了出来,扬长而去。

  军哥现在没车了,眼睁睁看着对方消失在自己视野中,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刚才晓慧好像说那小子叫卢振宇。

  军哥立马跑进急诊科,问值班护士卢振宇住在几号病房,问明白信息之后,用手机记了下来。

  他在三院门口花坛坐着,等手下兄弟来拆交警的牌子,一边怨毒的想着,卢振宇那小子看来挺会招蜂引蝶的,刚才那开牧马人的白衣小妞长得确实不错,还是少数民族的,仔细看的话,确实有点混血的感觉,正儿八经的大美女……

  这么一想,更窝火了:姓卢的那小子自己都已经泡上了个白富美,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打自己女友晓慧的主意……妈的,自己年轻有为又积极上进,明年就能升副科级了,哪点不如那个渣男?操!

  ……

  这个时候,陈主任和索总一行,正坐在碑楼派出所接警大厅里。刚才在夜市里,120急救人员给他们做了简单的伤口处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陈主任脸让打了一拳,索总脸让踹了一脚,都没受什么伤,只是在淤血的地方涂了点药水,并没有跟着救护车去医院。

  当时夜市里,除了那一对被打的卖唱老夫妇外,大批的伤员都是城管和混混。他们让打得几乎不成人形,救护车来了一大串,才把他们都拉走,这些人都被送到了江北第一医院,其中老五老六处理完伤势,直接就进icu了。

  这次打架属于治安案件,是碑楼派出所出警的,120拉完伤员后,派出所就把他们都带回所里做笔录了。

  因为这件事闹得比较大,几十个人进医院,所以做笔录的不是普通小民警,而是治安科科长侯大亮。而侯大亮,正是跟军哥玩的不错的那个,刚才刚帮军哥查完车牌,这拨人就呼啦啦进来了。

  那个胖子是报社的什么主任,态度很是嚣张,用冰袋捂着眼眶,一边大呼小叫的打电话,发动各种关系,声称要把事情捅到天上去。

  侯大亮看他是报社的,这会儿才耐住性子这么容忍他,要是普通老百姓,早就喊人把他铐起来清醒清醒了。

  倒是那个黑丝轻熟女,姓索的,什么广告公司的女老总,倒是挺冷静,冷若冰山,脸色铁青,抱着膀子坐在那里,手下的小姑娘在旁边低声打着电话,好像在联系他们公司律师,让律师马上过来。

  他堂堂一个派出所治安科长,现在坐在他对面向他反映案情的,不过是报社的两个小丫头而已。

  至于另外一个小丫头,好像也是广告公司的,似乎受了不小的刺激,一句话也不说,整晚上就坐在那里抹眼泪。

  侯大亮心里烦的不得了,心说自己这个伙计怎么这么不着调,平时暴力执法,打打小商小贩就算了,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连报社的人也打,但没办法,多少年的老伙计了,而且相互也用的着,还是得尽量帮他擦屁股。

  侯大亮敲着水笔,皱着眉头说道:“你说他们打你们,是谁先动的手?根据现场目击反映,是你们的人先动手打人的,而且一上来就下死手,把人家往死里弄,人家打他,也是为了把同伴救下来。不管怎么说,现在是人家躺在医院里,你们好好在这坐着……你说这个情况怎么算?让谁来说,你们都不占理……最多是互殴。”

  旁边的陈主任扔下电话,马上嚷嚷着:“你不提我还不说了,我们小卢呢?我们小卢现在在什么地方?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

  侯大亮把水笔一拍:“我怎么知道?群众反映,是被他女朋友架走了!对了,就是他女朋友指使新疆人殴打行政执法人员的!……嗯,现在我们需要你们协助,提供你们那个小卢的女朋友身份信息,现在她涉嫌寻衅滋事,煽动暴力抗法,我们需要她过来配合调查。”

  “啪!”

  一次性杯子重重摔在地上,里面的半杯水甩得一地都是。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索总站在那里,面色惨白,指着侯大亮,声音颤抖,泣不成声:“你……你还是不是人!你知道小卢为什么动手吗?”

  侯大亮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她:“你怎么说话的!这是派出所,信不信我把你铐起来?”

  在他眼里,报社还有点能量,但广告公司没什么可怕的,即便是报社,这个陈主任在那里大呼小叫打了半天电话了,侯大亮早就看出来,这小子也是色厉内荏,根本没几个有能量的朋友,净在那里瞎咋呼了。

  陈主任也是气得满脸铁青,他犹豫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不要面子了。

  他招手叫过广告部的一个小姑娘,低声吩咐道:“你出去,给采编部老张打电话,这老头这会儿不定在哪儿喝呢……你知道吧,夜市上领着新疆人揍城管的是他闺女,这事儿他得管……你就说他闺女惹祸了,把事儿说的严重点……他面子大,让他找人!妈的不信办不了他个小派出所!”

  (..net)
罪恶调查局最新章节http://www.leshuwu.cc/book/176730/,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罪恶调查局http://m.leshuwu.cc/book/176730/罪恶调查局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罪恶调查局》版权归原作者骁骑校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卜筑龙飞大地吾欲成凰凡尘一剑都市逍遥邪医从此远方无归期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人神演义冥婚霸宠: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御前护卫花冲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乐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