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城

推荐阅读:寒门崛起万域之王终极斗罗超品巫师我的1979万古神帝太初放开那个女巫极品全能学生重生之最强剑神
  “陛下,”皇后放下礼单,“这样的传言对您对成安侯都不是好事,妾以为,理当澄清。”

  云庆帝却觉得,只有他把容瑕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对待,才能逃脱那场噩梦。身在高位,却不能有一副健康的身体,云庆帝就像历史上很多荒唐帝王一样,害怕死亡,害怕衰老,年轻时的雄心壮志与黑白分明都化为乌有,唯一的执念就是强壮的身体与长寿。

  “澄清了又有何用,这些人只会以为朕是在掩饰,”云庆帝满不在乎道,“清者自清,皇后不必在意。”

  皇后抿了抿唇,垂下眼睑,“妾身知道了。”

  当年的林氏,确实美得犹如空谷幽兰,即便是女人见了,也会忍不住心生怜惜。林氏本该为陛下的亲表妹,可是因为上一代的恩怨,让她在年幼时受了不少委屈。

  据传陛下与她成亲前,曾有一个心仪的女子,虽然他们成亲以后,陛下从未提起过这个女人,但是皇后仍旧忍不住想,难道那个女子就是林氏?所以陛下才不能娶她,甚至不能表明心意?

  “皇后,”皇帝以为自己把话说得已经够明白,皇后一定不会再误会,“成安侯与婳丫头这场亲事对朕而言十分重要,朕身体不顶事,一切还要多靠你多操心。”

  “陛下放心,”皇后低头帮着云庆帝整理桌上的单子,“这场婚事不会出岔子的。”

  以班家对女儿宠爱的程度,也不可能让这场婚事出乱子。

  班家有过四任未婚夫的郡主终于快要出嫁了。

  这个消息传遍京城以后,有男人羡慕成安侯的好运,有女人羡慕班婳的好运,还有闲着没事干的人以诡异的心态,羡慕着容瑕可能有两个爹。

  一些人虽然揣测着过往那些可能存在的香艳旧事,但是面上却摆着严肃无比的正经脸,拉着关心朝政的旗号,算着陛下认回这个“私生子”的可能,若是陛下真认下这个儿子,皇位会不会变成容瑕来坐?

  想一想现在做事颠三倒四的宁王,还有性格略显软弱的太子,不少真心关心大业天下的官员竟忽然觉得,若成安侯真是蒋家的血脉,由他来做皇帝,竟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至少他们不用担心皇帝因为耳根子软,会听信奸臣的谗言,也不用担心皇帝做事全凭心意,对着朝臣非打即骂,不把百姓的性命放在心里。

  “这怎么可能,”班婳听完班恒说的八卦,忍不住笑出声来,“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他绝不可能是陛下的孩子。”

  “那也不一定啊,你看陛下对成安侯多好,这些年一直提拔他,他的双亲兄长过世以后,不仅没让他降等袭爵,还让皇后的娘家人照顾他,”班恒原本也觉得这个流言十分荒唐,可是随着外面传言越演越烈,而且这些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因为前缘,什么现在,他都忍不住信了,“这要不是亲爹,会对一个朝臣的儿子这么好?”

  “你忘了,容瑕的父亲曾在陛下太子时期,任他的伴读?”班婳想了想,“或许是因为这段情分,他才特意照顾容瑕的吧。”

  “你信?”班恒挑眉看班婳,对她这种说辞十分不信任。陛下若真是这么念旧情的人,当年容瑕兄长还在世的时候,他甚至以孝期未过的理由,一直不让容家大郎袭爵,结果容大郎一死,还没有出头七,容瑕袭爵的旨意就下来了,而且还是跟他父亲一样,是伯爵。

  按照他们大业朝规矩,子孙继承长辈爵位,都是要降一等的。若是这家人不受皇家待见,降两三等也有可能。做皇帝的,都比较小心眼爵位这种稀罕东西,哪会那么大方?

  班恒甚至觉得,容大郎英年早逝的原因,有一半都在云庆帝拖着爵位不给他上面。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容瑕不可能是云庆帝私生子的问题,”班婳不跟班恒讲道理,站起身道,“别听外面的那些流言,本来就傻了,再听就更傻了。”

  班恒:……

  “你去哪儿?”

  “我去见一见你口中的那位皇帝私生子。”班婳拿起架子上狐裘斗篷,就要出门去。

  “姐,”班恒叫住班婳,“你跟容瑕真要在除夕前成亲?”

  “日子不是已经定下来了?”班婳站在大铜镜前,对着镜子系好斗篷绳子,面上并没有对这桩婚事的排斥,“陛下急着要我们成亲,难道我们还能拖?”

  “之前说好二月是好日子,转头提前了两个月,陛下这么急究竟图什么?”班恒语气里有些不满。

  “也许图冲喜?”班婳戏谑道,“民间不是经常有这样的么?家里长辈患病,便让后辈成亲带来喜气冲走病气。”

  “那也是要后辈成亲才行,你跟容瑕又不是陛下的儿子女儿,冲的哪门子喜?”班恒对他姐这种不靠谱的玩笑话嗤之以鼻,“外面还下着雪,你别骑马了。”

  “知道啦,”班婳拉开房门,回头对班恒道,“对了,你别忘了把拳法练一遍。”

  “行行行,你快去见你未婚夫去,”班恒摆了摆手,显然对练拳脚这件事极不感兴趣。反正容瑕只是一个文弱书生,以后他若是敢做对不起他姐的事情,他这身拳脚功夫,怎么也能打过容瑕吧?

  京城的雪往往很大,而且一下就下好几天,路上行人比以往少了很多,班婳坐在柔软暖和的马车中,手里还捧着暖手炉,听着叮叮当当的马铃声,她有些不耐地掀开了车窗帘子。

  街道上的行人,各个揣手缩脑,有卖炭的,有卖油的,还有卖年画毛皮肉食的,她呼出一口白气,恍然惊觉,原来又是一年快要过去了。

  角落里还有头上插着草标,被人拿来贩卖的童男童女,班婳移开视线,把帘子放了下来。

  近来京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贩卖孩子了,她皱了皱眉,连京城都这个样子,其他地方又该是何等艰难?

  成安侯府离静亭公府并不太远,当马车快要到成安侯府的时候,便停了下来。班婳掀起帘子看了一眼,“怎么停在这?”

  “郡主,前面停了几辆马车,这儿被堵住了。”

  班婳掀起帘子走出马车一瞧,可不是停了好几辆马车么,瞧这些马车的规制,乘坐马车的人品级恐怕都还不太低。她把暖手炉递给马车旁的护卫,从丫鬟手里接过另一个手炉,踩着车凳走下马车,看着地上被踩得脏污的雪地,看来到成安侯府的人还不少。

  “罢了,还是回吧。”班婳最不爱跟这些人打交道,转头就打算回去。

  “小的见过郡主。”一个穿着青衣的小厮一溜小跑来到班婳面前,恭恭敬敬地给她行了一个大礼,“您往里面请。”

  班婳站在马凳上,朝几辆马车抬了抬下巴,“你们家侯爷这会儿有时间?”

  “这会儿别人来,不见得有时间,但是您过来,那定是有时间的,”小厮脸上挂着讨好的笑,“侯爷早已经下过命令,若是郡主来,一定要第一时间把您给迎进去,若是有半分懈怠,便让小的们自己收拾包袱离开侯府。”

  “胡说八道,”班婳笑道,“你们家侯爷,是这般不讲理的人?”

  “侯爷平时挺讲理,可是遇到您的事儿,便没理可讲了,”小厮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扭头看了眼提班婳撑伞的婢女,忙低下头不敢多看,郡主身边的丫鬟都这般容颜出色,让人瞧见连眼睛都花了。

  容瑕坐在正厅里,与这几位大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眼前这几位,都是比较拥立太子的,太子被软禁在东宫以后,这几位大人一直在为太子奔走,直到宁王大肆打压太子一脉的官员以后,他们才有所收敛。

  这些人的来意不用开口,容瑕就明白,无非是听说了外面那些流言,想要他这个“私生子”帮着正统太子在皇帝面前说好话而已。容瑕觉得这些人有些可笑,难怪太子会养成这种性子,原来都是被身边人影响的。

  宁王如今势大,他们不想着怎么把宁王收拾下去,只知道一味的四处找人替太子求情,这脑子不知怎么长的?最好用的手段,不该是把宁王拉下马,或是想办法让陛下对宁王失望,他们再去帮太子求情,才能更容易让陛下放太子出来?

  看来看去,太子一脉的人里,最好用最有手段的人还是石崇海,只可惜他得意太过,惹得云庆帝不满,现在想要帮太子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看着宁王在朝堂上甩威风。

  “成安侯仪表堂堂,有君子之仪,太子常常对臣等夸赞侯爷,”一位官员道,“并且对侯爷的文采推崇不已。”

  这些人三句话不离太子,容瑕虽然很感动他们对太子的忠心,但是坚决没有半分的动容。

  “侯爷,”管家走了进来,“福乐郡主到了。”

  容瑕闻言放下手里的茶杯,起身对在座的官员道:“各位大人,容某的未婚妻到了,诸位大人稍坐片刻,容某去去就来。”

  几位大人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打断人家未婚夫妻之间的相处,他们见容瑕虽然没有松口说替太子求情的话,但是至少也没有拒绝,这让他们内心里还怀抱着希望。

  “我等告辞。”

  “诸位大人请不要客气。”

  一番告辞挽留后,几位大人终于还是走出了大门。他们没走多远,就看到正门口一行人走了进来,为首的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身上穿着雪白的斗篷,与大雪融为一色。一群美婢仆妇簇拥着她,就像是神仙妃子出行,气派非凡。

  “那是……”为首的官员停下脚步,转身对身后几人道,“我们再等等过去。”

  这是准备等班婳走过以后,他们才出去了。送他们出门的管家低下头,垂首恭立在他们身后。

  哪知道正准备经过的班婳却看到了他们,她停下脚步,摘下戴在头上的斗篷帽子,对这几位大人略点了点头。几位大人受宠若惊地拱手回礼,直到班婳走过去以后,才缓缓回过神来。

  他们再探头望过去,就看到容侯爷已经迎到了福乐郡主,俊男美女,当真是羡煞旁人。

  “诸位大人,请。”管家笑眯眯地对几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几位大人回过神里,忙笑着走出了容家大门。出了门以后,他们才苦笑着彼此分别,除此以外,再无他法。

  整个京城都知道陛下看中这场婚礼,所以与班家有来往的人家,在送添妆礼的时候,都下了血本。什么珠宝首饰,古籍画本,一样接着一样被送到了班家。

  距离两家婚礼还有近十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人在猜测,福乐郡主的嫁妆究竟有多少抬,成安侯府送过去的聘礼又会有多少?

  甚至还有一些与班淮关系比较好的纨绔开始打赌,带班婳出嫁的时候,班淮会不会哭,会不会抱着女儿不愿意让她出嫁。本来是一场普通的勋贵人家婚礼,但是由于云庆帝给两个还没成婚的新人送了一座别宫,加上成安侯是皇帝私生子的传言流出,这场婚礼就变得引人瞩目起来。

  严家与石家对这场反应没有多大的反应,倒是谢家比较奇怪,特意备下厚礼,送到了静亭公府。班谢两家不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是谢家竟然会给班家送这么厚的人,倒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后来才有人想起,班家前段时间还不计前嫌借了谢家大夫,虽然后来只保住了谢家大郎的命,没有保住命根子,但遇上这种事,除了神仙谁也保不住命根子,所以也怪不上班家。

  以谢家大郎伤成那样的程度,能把命保住,已经算是班家大夫医术好了。

  这么一想,大家都明白过来,原来是为了这事,谢家才会如此。

  奇怪的是,竟没有一个人觉得,谢家人这么做,是为了帮二皇子拉拢班家与成安侯,可见这其中的关系有多复杂。

  “当初太子妃从石家出嫁,也不过一百八十八抬嫁妆,我们家这个嫁妆太多了,”阴氏整理完嫁妆单子,脑仁都在作疼,她想了想,对班淮道,“不如我们先送一部东西到容家去,以成安侯的品性,也不会贪咱们闺女的嫁妆。”

  “你说的是,还有那些古籍字画的,能带到容家就带到容家去吧,”班淮摇了摇头,“免得留在家里被糟蹋了。”

  几年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会不会有什么转变,他们谁也不敢肯定。以前他们的打算是,若是真有人来抄家,就把这些书想办法提前送出去。现在他们找了一个有文采的女婿,把这些书送给女婿,总比送给外人好,更比抄家时通通被人拿走好。

  班淮想得很清楚,若是四年后班家得以保住,那些古籍就全部一式两份,原本与手抄本一对儿女各一半,谁也不多占,谁也不吃亏。

  虽然这些东西他不稀罕,但怎么也是班家长辈留下来的,他也算是给子孙后代留一个念想。

  “我知道你的意思,”阴氏点了点头,突然神情有些落寞,“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眨眼就要嫁人,我就是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她知道容瑕是个很好的女婿人选,也知道女儿对这桩婚事比较满意,可是为人父母,对孩子总是不放心,舍不得的。

  班淮握住她的手,笑着道:“儿女总有长大的一日,你还有我陪着。”

  阴氏忽然笑了笑,把另一只搭在他的手背轻拍着,“老爷能说出这些话,想必等婳婳出嫁那一日,必不会太难过的。”

  班淮:……

  不,他不敢肯定。

  “白雪,红泥炉,”班婳喝了一口班淮亲手泡的茶,笑眯眯道,“我虽然喝不出这茶哪里好,不过味道确实很好。”

  “你喜欢就好。”容瑕放下茶炉,“茶就是拿来喝的,用好喝或者不好喝来形容,也没有什么错。”

  班婳听到这话便笑道:“你性格真好,难怪讨女孩子欢心。”

  “我并不是对所有人性格都好,”容瑕一脸委屈地看着班婳,“你几时见过我去讨好其他女子,她们欢心不欢心,与我又有何干?”

  见他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班婳伸手捏住他的双颊往旁边拉了拉,“你又装可怜,别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不敢收拾你了。”

  “婳婳想要如何收拾我,”容瑕把头伸到班家面前,深邃的双眼就像是幽静深泉,望进了班婳的心底,“我悉听尊便。”

  “不要对我用美人计,”班婳拍了拍自己跳得有些快的胸口,把茶杯喂到容瑕嘴边,“来,喝口茶。”

  容瑕抓住她的手腕,就着她的手把这杯茶喝下,然后舔着润泽的唇角:“很甜。”

  “甜?”班婳看着容瑕的唇,一个没控制住,竟然凑上去舔了一下容瑕的唇。

  柔软的舌尖,与温软的唇相遇,有点甜,有点热,还有些喘不过气。班婳眨了眨,觉得这触感听不不错,于是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然后飞速的坐回原位,故作严肃道,“嗯,确实挺甜的。”

  容瑕摸了摸自己的嘴,笑道:“看来,婳婳很满意你看到的?”

  “哼,”班婳捏着茶杯在手里把玩,“原来君子都是这样的?”

  “我不是君子,不知道君子是什么样,”容瑕握住班婳的手,“我只知道,婳婳喜欢就好。”

  班婳低头看了眼自己被握住的手,转头看了眼窗外飘扬的雪花,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她还没有想到,自己会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她想起梦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开口问道,“容瑕,你觉得大业朝现在如何?”

  容瑕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民不聊生,朝政混乱,宗族懒散无为,后继无人。”

  “你真敢说,不怕我去陛下那里告发你?”班婳笑看着容瑕,“我们家可也是懒散无为的宗族一员。”

  “班家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在我眼里跟其他人不一样。”

  “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公正的人。”班婳单手托腮,另外一只手背容瑕握着,“我还以为你会说,要我们班家学着上进云云。”

  “我本就是偏心的人,”容瑕低头在班婳手背上亲了一下,“只要是人,就会偏心。在我眼里,班家不是懒散纨绔,是心胸开阔自在无为。”

  “那不开始无为吗?”

  “别人的无为可恶,班家的无为可爱,”容瑕笑道,“这样对不对?”

  “嗯……”班婳一脸深沉地点头,“这种说法倒是很合适。”

  容瑕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起身走到班婳身边,把她揽进自己的怀中。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爱的女子,即便是把她揉进骨头里,都觉得不够。

  “杜九,”王曲推门走进屋子,见杜九正靠窗坐着,便道,“你的伤势如何了?”

  “已经好了很多,”杜九回头看他,起身走到桌边请他坐下,“你今日怎么有时间来我的屋子坐?”

  王曲把手里的一篮子水果放下:“就是过来看看你。”

  杜九抬起眼皮看他一眼,“有什么话直说吧,我们公事这么多年,你不用跟我客套。”

  “我确实有些事情不明白,”王曲从篮子里取出一个橘子,自己先剥了起来,“原本按照原本的计划,我们应该守国孝了。”

  “侯爷自有计划,我们只需要遵守就是,其他的你不用去操心。”杜九见他自己先吃起来,把篮子往自己这边拉了拉,“你就算来问我,我也没有什么答案。”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次侯爷遇刺,福乐郡主来得太巧么?”王曲半眯着眼,“她看似救了侯爷,但是谁能够保证,这事本就与她有关,她不过是想借由这件事,来夺得侯爷好感?”

  “可是她图什么?”杜九反问道,“图侯爷的权势?地位?还是容貌?”

  王曲一时间竟是被噎住了,他拿着剥了一半的橘子,“也许是……容貌?”

  “所以她花这么大精力请一堆杀手,手上沾一堆人的性命,就为了图我们家侯爷的容貌?”杜九掰开橘子,直接扔了一瓣到嘴里,“王曲啊,你们这些读书人脑子活,又聪明,但是也最容易犯一种错误,那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王曲面上有些挂不住:“我这不是猜测吗?”

  “我看你不是猜测,而是对福乐郡主有意见,”杜九把橘子扔回桌子上,直接把手在身上擦了一下,“我看福乐郡主挺好的,身手敏捷,长得漂亮,还给侯爷送了不少万金不换的古籍,这样的媳妇打着灯笼都难找。更重要的是,侯爷喜欢她。”

  王曲道:“我一直以为侯爷是为了班家背后那些武将势力,才会娶郡主。”

  “事实证明,是你想多了,”杜九语气有些淡淡,“王曲,别怪我没提醒你,有些事情,不该你管的就不要去操心,到时候谁也护不住你。”

  王曲:“我也是为了侯爷……”

  他抬头看到杜九的表情,竟从对方眼里看到几分嘲讽,于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就是这般女子最新章节http://www.leshuwu.cc/book/175758/,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我就是这般女子http://m.leshuwu.cc/book/175758/我就是这般女子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就是这般女子》版权归原作者月下蝶影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血色天途混世小刁民锦绣甜园我的神秘老公极品妖孽归来女机器人联盟总裁爹地霸道宠妄想打金团大宋有毒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乐书屋